新闻中心

返回新闻列表 >>

【书讯】《星,雪,火》

腾讯文学 编辑于 2016-12-01 17:05:21

《星,雪,火》曾被誉为“世界三大自然随笔之一”,是与《瓦尔登湖》齐名的荒野生活指南书。该书作者是被公认的阿拉斯加桂冠诗人约翰•海恩斯,他用15万字,写下历经25年的阿拉斯加荒野手记,成为大自然随笔的经典之作。

与《瓦尔登湖》齐名的荒野生活指南书

《星,雪,火》是一本雪地中的“荒野生活指南书”。约翰•海恩斯在二战退役后隐居阿拉斯加荒野,与星、雪、火为伴。雪地是一本待读的书,狐狸、狼、麋鹿、灰熊、豪猪、山猫、兔子、水獭——由它们共同书写。约翰•海恩斯历经25年的阿拉斯加荒野手记:看星星,看雪,看火,做一块阳光下的石头,会是一种好生活。感受与野生动物的共生与博弈,重拾最古老的生存法则。


《星,雪,火》是北地生活指南书,一秒脱离都市喧哗,回归广袤冰雪世界。春日里可以种植或造船;夏天是捕鱼的好时节;秋天修缮木屋;冬季,在暖和的木屋中看一本书。而整年都可以狩猎,在残酷的对峙中感受到物种间矛盾的依存与爱意。和别的猎人在酒馆喝酒。多年后,他们会离开,回到西雅图、华盛顿、加利福尼亚……他们口角流涎,不住颤抖,但眼里仍为了阿拉斯加闪闪发光。人们总是来了又走,但是阿拉斯加族人永存。


1999年,海南出版社曾出版“绿皮书系•世界三大自然随笔之一”《星雪火》,由野夫率先引入中国,另两本与之齐名的书分别是《瓦尔登湖》与《沙郡年记》。


约翰•海恩斯(1924-2011)生于美国弗吉尼亚州诺福克郡,二战期间曾在南太平洋的驱逐舰上服役三年。1947年移居阿拉斯加,以设陷阱捕猎为生。他一生中曾在美国多所高校教书,晚年居住于蒙大拿州赫勒拿,但常常返回阿拉斯加,最终在那里去世。


他是阿拉斯加州桂冠诗人,与勃莱、默温等同属新超现实主义。获奖包括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文学奖、两次古根汉诗歌奖、美国诗人学会年奖和勒诺•马歇尔诗歌奖等。他的写作简练、克制,曾出版诗歌、散文著作20余本。


 “书中描述的许多情节有着梦一般的特质”

约翰•海恩斯曾被大诗人威廉•卡洛斯•威廉斯评价“具有最令人信服的诗歌才华”。该书虽同为“自然随笔”,但却与《瓦尔登湖》的风格却大相径庭。


约翰•海恩斯表示,书中描述的许多情节有着梦一般的特质。在该书导读中,他表示:“一些读者已经注意到,书中描述的许多情节有着梦一般的特质。我想我一直觉察,某些事件存在于一种古老部落所说的‘梦幻时间’(dreamtime)。当我在本书的某一处说,这一切都发生在‘许久、许久以前’,我不只是在使用修辞手法。因为那些在原野上的日子,那些在雪地、草原上和狗一起展开的旅行,那些长时间的打猎、宰杀动物以及其余的一切,都是地球上最深刻的人类经验的一部分。如果有哪些事至今仍然发挥着作用,就是这些经验了。它的能量可以转化到许多领域和行动上,但是它的本质仍然是不变且真实的。” 


该书也曾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共鸣,记者在豆瓣上了解到,不少读者纷纷留言。“每当我没有梦想的时候,就看看它。” 、“你不用亲自跑到阿拉斯加或青藏高原,就能让灵魂与大自然进行深度交流,体会宁静淡泊的真正含义。个人认为是三大自然随笔中,写得最优美的一本。” 、“大自然美不胜收却无法回避那自然链的残忍杀戮,作者优美简洁的独特文笔,让人在欢愉中有丝丝疼痛。那种感觉,还没在其他书中体味过……” 


阎连科曾在媒体上评价该书是大自然随笔的经典之作,有亘古的生命和价值。他表示,“15万字、18篇‘森林生活日记’是远离人类社会喧嚣的远古净土……是我们人类最美的生活方式、最简单的生存之道……”“正因为这样,《星•雪•火》才成为了大自然随笔的经典之作,才有了她可能是亘古的生命和价值。”

 

再现《荒野猎人》与熊搏斗桥段

约翰•海恩斯像诞生初的人类,生火、劈柴、种植,与动物相惜与角力。编辑表示,该书“遇上灰熊”一章中,与莱昂纳多勇夺奥斯卡金像奖的电影《荒野猎人》情节如出一辙。


熊发现了他,并逐渐靠近。“但是熊很快地就让我们毫无选择的余地。虽然没有看见我们,但是,它似乎觉察到溪岸上有某种东西,或某种声音,令它觉得它并不孤单。它停止进食,抬高头,开始加速奔过草丛,朝我们的方向前进。现在,我完全看得到它了,它在不到50英尺的地方,并逐渐更接近我们。”


熊让他陷入恐慌,情况危险,他与熊展开搏斗。“我骤然陷入恐慌,而熊更加逼近了,比我遇过的任何一只黑熊或公麋鹿都更具威胁性。我随时可以开枪,但是在那间不容发的时刻,我想到或许可以先试着把熊吓走,以某种噪音或动作,将它赶回树林里。我将仍握着来福枪的手举到头上,然后做了一个现在想起来似乎很滑稽的动作:挥动臂膀,在苔藓上小舞一翻,并大吼大叫,希望把熊吓跑。但是,这种寂静中突来的噪音,似乎只让熊更加惊慌。它直直朝我们奔跃而来,已经来到我们下方的溪岸底端。现在,我别无选择了。我将来福枪架在肩膀上,匆忙瞄准那颗大头颅下厚重、多毛的胸膛,然后开枪。”